当前位置:首页 > 读书艺术
巧言令色哗众取宠的《中国不高兴》
日期:2012-2-3 11:39:10 浏览:

        90年代《中国可以说不》中“骂遍西方”。让当时的我感觉非常痛快。 最近,我们中国文化市场多了一本奇书《中国不高兴》同样“骂遍西方”。还“ 骂遍”了国内各路知识精英。其中5位作者齐声反西方、反和平、反精英、反民主,字里行间到处弥漫着“不高兴”情绪,尤其在“今儿真高兴”的主旋律映衬下, 读罢难免让人耳目一新。但是今天的我读后,让我感觉打着“爱国主义”旗帜大行其道。

        书中五个作者们犯了个低级错误,主观地把个人 情绪当作了民族情绪宣泄。尽管全书以发生在2008年的诸多重大事件为背景,浓墨勾勒出了“中国为什么不高兴”、“中国的主张”、“放下小菩萨,塑伟大之 目标”三大部分,有怒斥也有谏言,但是,其中的“中国”概念最终也让人摸不着头脑,既然被骂的精英不能代表中国,“麻木”的普罗大众也不能代表中国,所谓 的“中国不高兴”到底是谁不高兴呢!

        该书一出来就火暴,让别有用心的某些西方观察家认为,《中国不高兴》的空前火爆,标志着中国民族主义卷土重来,正是这一情绪促成了海监船出航、商务部拒绝 汇源被可口可乐公司收购等事宜。以致美国《时代》周刊3月20日惊呼:“如果民族情绪不加以适当制止,它可能会推动北京方面采取好战孤立主义路线。”实际 上,对于主权问题,中国人的立场一直没有改变,只是西方政客习惯了中国的“韬光养晦”,突然看到态度强硬有些不适应。加上中国历来有人喜欢粉饰自我,刻意 放大自己的影响力,把正常维护自己的利益也当作勇敢来吹嘘,让许多不懂中国性格的西方人惊讶莫名。

        作者们“呼唤高尚集团”、“要做英雄国家”无可厚非,却只字不提当今中国内政的核心问题,倒是对奥巴马、萨科齐等领导的外国政治集团毫不客气。这样的心态很扭曲,与其说是“不高兴”,不如说是巧言令色、哗众取宠。

        对《中国不高兴》的逐一批驳

      《中国不高兴》是一本脑残的山寨作品,涉嫌抄袭粪青们的思想。《再生缘》第七回:“寨门上头一面大旗,杏黄颜色,迎风飘荡,旗上有八个大字:‘替天行道,除暴安良’。”

      《中国不高兴》是一部既无历史意识也无现实体察、既无逻辑思维也无人性关怀的《意淫大全》和《暴民手册》!其中一些诸如“公民社会”等貌似公允的论断纯属人云亦云而毫无论证的障眼法和瞎拼凑。这样的烂书是不值一看的。今天早上粗略浏览了一下网络版,得知一些所谓的“重磅观点”,为了剥其画皮,去其流毒,逐一反驳如下:

      (1)英雄国家: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具有的心理指标P98-102

        我们中国需要一群英雄,一个真正的英雄集团。多少人我不知道,总之人数不能太少,我不相信一两人就能解决问题。我们需要这样一个英雄集团带领我们这个民族,完成在这个世界上管理、利用好更多的资源,并且除暴安良的任务。我们要有制度建设,也要有文化建设。文化建设,就是我说的尚武精神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“英雄”气短,豪杰无良,自古皆然。“除暴安良”,以暴制暴,以恶致恶。

      (2)再不建立大目标,中国就没机会了P98-102

        中国应该有什么样的大目标?我认为第一是要在这个世界上除暴安良,第二是要管理比现在中国所具有的更大更多的资源,给世界人民带来福祉。
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中国应该给世界提供一个榜样,但我认为,如果中国只是要给世界提供一个新的榜样,那这个目标太小了,中国应该提供的是真正的管理和领导。……如果中国人当中能有一部分人有一个大目标,并为之努力奋斗,中国必能更快地改正自己的许多缺点,重新站到领导这个世界的位置上。如果中国在这个位置上,至少不会像今天的美国那样:好吃懒做、不负责任,堕落到抢、骗的地步,而使整个世界陷入经济衰退当中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什么是“大目标”——是另外一种“假大空”吗?难道中国还想做解放全人类的救世主?当今世界不再是群魔乱舞的时代,世界各国都在迈向永久和平。将美国树为假想敌,而无视美国对于世界和平的贡献,是一种老掉牙的冷战思维。对于此次经济危机的认识,《中国不高兴》的脑残作者们无不小儿科、门外汉。

      (3)放下小菩萨,塑伟大之目标P233-239

        中国要有大目标、大抱负,而不是小吟味、小情调。中国的精英,尤其是政治和文化精英,应该建立起这个自觉。精英无精打采腐朽成这样,说明既有的目标该调整了。不调整振奋不了精神,进入不了状态,凝聚不了力量。中华民族在世界文明史上还需要跨出一步,她需要动力,动力来自目标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《中国不高兴》的作者们本身就是所谓的“小菩萨”。不错,中国的精英的确是“无精打采腐朽成这样”了,但是,希望这个阶层调整状态、振奋精神,无意于与虎谋皮。还是从保护“小民”的权利开始做点什么吧!这样要实在得多。

      (4)大时代应有大文化P233-239

        树立大抱负、提升软实力、改良社会、重建人心、促进文化艺术的产品升级,应该是未来若干年中国社会特别是文化思想界的一个重要任务。现在这拨所谓的大腕,他们占据着最大的资源,但凡做出一点垃圾来,就通过强大的资金和权力进行媒体运作,忽悠全民认购。中国文化要真正复兴,这些文化艺术的“领军人物”要么改邪归正,要么下岗出局。他们是这30年的社会文化、社会心理的产物,他们已经完成历史使命了。中国不往前走则已,中国的文艺不向上走则已,要往前向上,就凭这些人,凭他们这副败家丧气的样子,走在队伍前头肯定是要耽误事的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“大时代”、“大文化”的标签,本身就代表着一种“宏大叙事”的“大一统”思维。我们这个时代并非什么“大时代”,没有平常心,我们现在面临的时代就会一样地倒退着。以前和当下的中国也是被什么“大文化”害惨了的。鼓吹什么“中国的文艺要往前向上”!中国的文化,当务之急是向下看!

      (5)建立英雄集团从逼迫内部高尚做起P126-131

        如果把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比作一个拳坛的话,我们近期中期目标就是打倒拳王,终极目标是打碎拳坛。终极目标当然不在我们眼前,但应该在我们心里。不妨把未来的理想社会当个存钱罐,平时有点社会实验、人生探索什么的,就当毛票钢蹦塞进去慢慢积累吧。有了这一路排下去的大任务大目标,一个民族就有事干了,就不至于醉生梦死、行尸走肉了。

       【驳】“建立英雄集团从逼迫内部高尚做起”!既当婊子又立牌坊?这才是中国最大的扯淡!所谓“英雄集团”,从来都是打家劫舍的地痞流氓!下面的“持剑经商”就是这类角色的真实刻画。

      (6)持剑经商:崛起大国的制胜之道P98-102

        中国需要一群英雄,一个真正的英雄集团。人数不能太少,因为一两个人不能解决问题。我们需要这样一个英雄集团带领我们这个民族,完成在这个世界上管理、利用好更多的资源,并且除暴安良的任务。我们要有制度建设,也要有文化建设。文化建设,就是尚武精神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“持剑经商”就是将政治强加于经济,从而搞乱世界。“持剑”代表着暴力,而“经商”最起码的要求是去掉暴力。这帮脑残作者,不具备最起码的道德。还谈什么“大国崛起”?“大国崛起”的迷梦除了忽悠老百姓,还能够剩下什么?

       (7)“文艺腔”不是我们今天应该玩的P59-65

      “文艺腔”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把“文化”,把“软实力”放到了过高的位置。这些年来,我们不断地看到思想界、学术界、主流媒体,乃至跟着鹦鹉学舌的政界、商界,没完没了地强调“文化”的重要性,强调“软力量”的重要性,甚至强调仅凭所谓“中国传统文化”就可以感化西方人,“为万世开太平”。然而,强调了半天,中国的“软力量”仍旧弱到几乎是负数。

【驳】假如王小波对于中国社会的反讽也算是“文艺腔”的话,那么“文艺腔”又有什么不好呢?这帮脑残作者却反过来讥笑王小波,而是还将中国文化的问题归结于“今天的中国大学生、中国的知识分子,科技素质仍旧差得很远,仍旧过分‘文艺腔’”。没有良好的社会制度作保障,中国建造世界一流的航空母舰舰队,又有什么用呢?没有自由的文化,我们又如何预防科技、制度、理性的僭越呢?没有文化上的反讽,暴力就会自行其是,社会就无法实现团结。

(8)切勿去学香港“管家文化”P265-267

50年后人们再回头来看,中国今天学术思想的贫乏,就会看得很清楚。这几十年中,中国压根就没人,没有像样的作家,没有像样的思想家。钱钟书,韩寒,算个什么?他们被吹成这样,其实没有任何像样的原创性东西,最多耍一点小聪明!中国的学术界、文化界在精神上跪着,怎么可能出现原创性的人物呢?原创是需要站着的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香港应该是一个自由的香港。大陆还不具备指责香港文化的资质。香港的文化绝不是什么“管家文化”。文学艺术之类的狭义文化,其根本不是创新,而是使得社会活跃、团结。集体制抵家乐福,这样很不文化的政治上的狭隘民族主义,也是“原创”?

      (9)解放军要跟着中国核心利益走P106-108

        未来解放军的任务绝对不是现在说的国土防卫,而是应该跟着中国的核心经济利益走,中国核心经济利益到什么地方,解放军的力量就应该覆盖到什么地方。现在覆盖不到,是现在做得不好、不够,要努力改进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这样的论调,真是脑残到了傻逼的程度!

     (10)美国不是纸老虎,是“老黄瓜刷绿漆”P085-089

        2008年8月关于格鲁吉亚和俄罗斯冲突,我(宋晓军)在凤凰台做了一期《锵锵三人行》的节目。做节目前,窦文涛在那化妆,问咱们怎么说,我说就说老黄瓜刷绿漆,说太专业的军事技术没有意义。他挺好奇,问这是怎么回事。我说:从军事上看,俄罗斯就是老黄瓜没刷绿漆,美国人是老黄瓜刷了绿漆,其实在本质上都是老黄瓜,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这帮长着老鳖绿豆眼的脑残作者如同先知一般地告诫我们:“年轻人总有一天会明白,就工业化而言,中国是嫩黄瓜。从大的历史轨迹看,中国虽然从封建社会角度讲是老黄瓜,但是从工业化角度来讲,德国人、俄国人、日本人比咱们走得快,他们是中年,我们还年轻,还朝气蓬勃。只要我们踏踏实实地成长,总有出头的一天。”中国在亦步亦趋地学习别人,就连他们自己也承认“中国虽然有第一流的理工科天才,但中国大学生,特别是文科大学生的自然科学、数学、逻辑的素养远远比不上日本大学生”,还说什么“中国是嫩黄瓜”?

      (11)历史会不幸证明,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P148-153

        美国的问题是不那么容易解决的,谁当政都不可能轻易解决,但奥巴马摇滚歌星式的执政方式是更不行的。他执政不如希拉里、麦凯恩,乃至小布什。有人也许会说,美国的政治制度好,能够制衡一个没有执政经验和智慧的总统,甚至能够制约一个胡来的总统。但这样一来,美国所谓的“变革”也就成了胡扯了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又想当先知吗?美国完蛋了,对中国真有那么大的好处吗?

      (12)金融危机的缘由:不干活想住大房子P109-110

       实际上,次贷危机也好,美国贸易赤字也好,说穿了,就是美国人消费得太多,生产得太少,形成了缺口。这个缺口怎么补?一是抢,二是骗。

        这次金融危机体现了美国社会从上到下的全面腐朽。现在美国老百姓群情激愤,都说这次危机是华尔街那帮混蛋和小布什政府的错。但是我们平心而论,美国老百姓又怎么样?你活干得这么少,压根就没那份钱,你凭什么住大房子?

      【驳】“不干活想住大房子”,不正是中国人的心态吗?中国的房地产问题,岂止是金融危机那么简单?还是仔细想想金融危机是怎么形成的吧,想想中国自己!

      (13)中国对西方:“有条件地决裂” P154-159

        毋庸讳言,近30年来,我们处于一个长期被遮掩的真相中。中国人以最大的热情欲图拥抱西方,以最亲善的姿态告诉西方:“我们在向你们靠拢”,而西方的回答是:“你们在哪里?”自我矮化的时代歧路,绝不是心理镜像,而是周遍都存在的活生生的现实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“自力更生,艰苦奋斗”是自绝于世界。一个自卑的失败者,往往患有自闭症。

      (14)马立诚等“优秀的中国人”的“勇敢”是在挑战民族底线P165-170

        马立诚等人的“勇敢”是在挑战民族底线,在中国并不积弱的年代,他们的这一番表演,很精准地刻画了精英是怎样制造堕落的“时代精神”图谱的。如果他们不加检点,任由自己高蹈下去的话,未来的汉奸排行榜上,会少一些争议,少一些曲笔解读。

       【驳】“未来的汉奸”过于遥远。我看,暗中陷中国同胞于不义的,就是《中国不高兴》的这帮脑残作者。只有他们才配得上“汉奸”的称号!

      (15)成熟的大国心态不光是“宽容”,也要较真儿P160-162

       在中法关系上,就是要明确“惩罚外交”的概念。惩罚,报复,这是国际间交往的常态。

       说到萨科齐的表演,他是有着明显生物性的,他的翻云覆雨,看起来有滑稽性的特点。

       在一些不友好国家轮轴闹的情势下,我们不能轮盘赌,不要把外交思路弄得那样零碎,把法国归于“差信誉客户”,着着实实惩办一回。搞一点“解气外交”、儆尤外交,也符合我们开放时代的大思路,成熟的大国心态不光是“宽容”,也有较真儿。

     【驳】你们真要较真,请不要以“国家”的名义!

     (16)学术腐败如今已严重到了没人拿它当回事的程度P260-264

       由于学术的腐败,读书人越来越没读书人的样子,一个个看着像官场上的小秘书、市场里的小商贩。

        从历史上看,读书人怎么也都还算是社会中比较健康的力量,带着棺材上任,国亡自沉的可不尽是读书人么?相对于其他群体,读书人成天“上下古今”,本来最有可能超越自身经验和利益,最有可能截断恶的链条,打破堕落的循环,成为前面说过的、社会改良的启动基金。但今天,你看他们或一头扎当权者怀里,或歪坐在资本家腿上,或一人一夜、被俩主儿轮包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学术腐败是如何造成的?看了脑残作者之一黄纪苏的原文,认为是因为与西方“接轨接出了鬼”的缘故。靠!还是什么“社会学家”!我们的学术腐败正是“爱国”造成的!学术也有国界,于是,真学问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。

     (17)再不抛弃洋奴文化,我们就没得救了P227-229

        当人们说中国的污染极为严重的时候,是谁把中国变成美国的加工厂,以至于中国制造得越多,污染越严重,美国越赚钱?当中国人辛辛苦苦赚了一点钱,是谁又让中国人用几亿件衬衫去换一架美国飞机,却不愿对中国自己发展大飞机进行投资?当中国积累了一些外汇储备,又是谁将这些外汇变成巨额美国国债,让中国穷人把血汗钱借给美国富人?还合演了人民币对美元单独升值的“无奈”?并且在美国金融危机中让中国的财富受到重大损失?

      【驳】将制度性的问题归结于“洋奴文化”,实在是高啊!

     (18)不能听“金融战士”忽悠,制造业才是正途P110-114

        曾几何时,在中国这样一个说法流行了起来:制造业是低智商、低层次的人干的,其结果是费力而好处全被别人拿走;真正高智慧、高层次的人是从事金融业,打赢金融战争。这样的代表就是宋鸿兵的《货币战争》。他们会举出种种数据,说明中国从事制造业是多么地“亏”。就经济发展战略,乃至人们的价值导向而言,再没有比这种说法更误国误民的了。

     【驳】脑残也配谈科学技术?他们真的懂得什么是“制造业”吗?没有历史条件,没有哲学思维,没有文化基础,没有社会需求,就只能瞎干一气了。由得你自己制造“制造业”吗?

    (19)产业升级首先要克服的是我们自己的心理障碍P115-122

        今天我们实现产业技术升级的最大障碍、最大不利条件,恰恰是我们自己的心理障碍,我们的精英被西方人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    以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和丰富的人力资源,只要打破那种认为我们搞科技不行的心理障碍,我们应该不仅能够跟踪西方最先进的科技发展,而且还能做一些因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而西方做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好一个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大产”的新版本!

     (20)揭穿“逢中必反” 的愤懑主义本质P045-054

       愤懑主义,普遍的实际效果,就是仅仅教谕人怎么去绝望,去助长怀疑和不信任的气氛;愤懑主义表面上做出一副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的样子,其实细分析一下,这一点也是大成问题的,甚至从一般社交意义上说,他也是缺乏友善的。因为愤懑的劲头儿上来,人的状态是赖了吧唧的,认定了自己的信息是最充足的,智力是最卓越的,认定了所有持有不同反应态度的人都是愚民。因此,即使造成了不愉快,他也不会去省察究竟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永远“清醒”而对立的“本土愤懑”,热衷于以愤懑制造绝望,拆穿了,就是把一切值得愤恨的对象,把一切谴责的议题,引导向“逢中必反”的决然对立,对立了又看不到他满意的效果,于是乎虚无主义,于是乎恶念膨胀。这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,不过是上世纪80年代的自虐史观在借着其他的壳延续着而已。

      【驳】“自虐”,和意淫,是拜把子兄弟!因为无知,所以愤懑。通观全书,真乃愤懑之作也!这帮脑残作者,让我们看到现时代的“义和团”原来也是一个“山寨”。他们一边猛抽自己的耳光,一边痛骂自己:“我为什么这么不争气?”我已经给了他们答案:这是脑残自造孽啊!

(责任编辑:连立新)